無聊猿慘遭虧本甩賣 “貴族”持有人淪為“大水魚

被譽為NFT貴族的"Bored Ape Yacht Club"(BAYC)正在經歷壹輪令人嘆息的拋售。歌手黃立成等持有者近期紛紛出售BAYC NFT,使得該系列的地板價壹度下跌至30 ETH(約5.7萬美元)以下。

壹年多以前,BAYC還是時尚界的寵兒,吸引了庫裏、賈斯汀·比伯等眾多巨星的購買。然而,如今該系列的NFT地板價已經下跌超過85%,明星和富豪們都遭受了沈重的損失。

雖然Bored Ape Yacht Club的背後發行方YugaLabs自稱為NFT行業的玩家,但無論是在遊戲方面還是構建元宇宙,他們都未能改變下跌的趨勢。

整個NFT市場也是壹片蕭條,總市值從曾經的293億美元跌至目前的60.5億美元,跌幅高達79.35%。

Cobo錢包聯合創始人毛世行(神魚)認為,NFT的敘事邏輯需要進行重塑,將其與線下的粉絲經濟、會員權益等結合起來,這將為NFT帶來大量新用戶。

換句話說,NFT需要變得更加"有用"起來。

在7月7日,壹筆NFT交易短暫地吸引了加密社區的註意。盡管這枚NFT以200 ETH(約37.2萬美元)的高價售出,但這只為加密社區帶來了壹絲希噓。

該交易的主角來自NFT領域最具聲望的Bored Ape Yacht Club系列,編號為BAYC #3953的"Bored Ape"身披奶油色皮毛,凸顯的眼睛,口中咬著壹塊小披薩。在總共的1萬枚Bored Ape Yacht Club NFT中,這只"Bored Ape"的獨特性極高,在NFT稀有度排名網站Rarity Sniper中被列為第二稀有。

這只極品"Bored Ape"的交易發生在NFT市場最低迷的時期,因此,在售價之前,許多老牌NFT持有者為其加上了"只賣"的前綴,明顯是打折促銷的意味。與Bored Ape Yacht Club巔峰時期的售價相比,這個成交價只是小錢。在2021年的壹場蘇富比拍賣會上,稀有度排名為16的BAYC #8817曾以340萬美元的高價售出。

Bored Ape Yacht Club正在經歷有史以來最大規模的拋售潮。在剛剛過去的6月,歌手黃立成至少賣出了74枚BAYC NFT。根據鏈上追蹤工具Nansen的統計,許多持有Bored Ape Yacht Club時間較長的持有者已經出售了他們的NFT。其中,有39個地址持有BAYC的時間已經超過壹年,這意味著Bored Ape Yacht Club的忠實粉絲們正在陸續離場。

Bored Ape Yacht Club整體的NFT地板價也隨之急劇下跌。上周,BAYC的地板價壹度跌破30 ETH,7月11日,該NFT地板價回升至33 ETH,相當於約6.2萬美元。對於普通人來說,這個價格仍然昂貴,但在2022年4月30日,Bored Ape Yacht Club的地板價曾沖上153.7 ETH,當時最便宜的Bored Ape Yacht Club NFT也要43萬美元,相當於300萬元。

隨著NFT市場泡沫的破裂,Bored Ape Yacht Club從貴族的地位跌落到了凡人行列,其市值也從壹個豪宅變成了壹輛低配寶馬5系,價格下跌幅度超過了85%。

巨大的跌幅讓曾經以高價購買Bored Ape Yacht Club的大戶們蒙受了巨大的損失。壹位NFT藏家在朋友圈自稱為"大冤種",曬出自己持有的Bored Ape Yacht Club並自嘲道:“以118 ETH買入,看看什麽時候跌到18 ETH。”

更令人關註的虧損則來自於諸多明星和商業品牌。在Bored Ape Yacht Club鼎盛時期,它受到了眾多國內外名人的追捧,例如籃球明星庫裏、奧尼爾,著名歌手賈斯汀·比伯、周傑倫、林俊傑等都曾公開展示他們持有的Bored Ape Yacht Club NFT。

例如,賈斯汀·比伯在2022年1月以約129萬美元的價格購得了BAYC#3001,而如今在OpenSea上,該NFT的最高報價僅為6.1萬美元,這意味著他的浮虧超過了120萬美元。同樣地,在2022年5月,美圖集團董事長蔡文勝以約56萬美元買下了BAYC #8848,而目前該NFT的最高報價也只有6.1萬美元。此外,李寧以120 ETH(約35.6萬美元)購入了BAYC#4102,綠地集團以140 ETH購入了BAYC#8302,而現在它們的價值都縮水超過80%。

作為NFT市場的領軍者,無聊猿藝術俱樂部(Bored Ape Yacht Club,簡稱BAYC)正面臨著地板價下跌的挑戰,這成為了整個市場的寫照。據NFTGO數據顯示,NFT市場的總市值已經從高峰期的293億美元下降至現在的60.5億美元,跌幅達到驚人的79.35%。近壹個月來,已有44.5%的NFT交易用戶虧損,而只有4.6萬人實現了盈利。

NFT市場還有哪些突破口?

巨頭虧損慘重、小魚蒙受損失,曾經引起大量財富效應的NFT市場已然成為壹片修羅場,投資NFT以賺錢難度系數不斷攀升。

社交媒體上,隨著無聊猿等NFT價格暴跌的同時,不乏冷嘲熱諷之聲,有人將其稱為"炒作圖片的騙局",將其類比為郁金香泡沫的破滅。而在Web3領域,關於NFT的討論也逐漸喪失了吸引力,各種Web3社區很少有人關註NFT。壹位參與加密領域的用戶表示:“我至今難以理解這些圖片的價值在哪裏。”

曾經高樓林立、市值飆升,如今卻轉瞬傾塌,NFT市場陷入了冰封期。然而實際上,以無聊猿為代表的NFT項目並非沒有努力,NFT發行方們曾試圖通過各種方式提升NFT的價值,使其不僅僅是壹張圖片。然而在市場熊冰期間,這些努力並未見成效。

作為無聊猿的發行方,Yuga Labs壹直被認為是行業內最擅長營銷的公司。無聊猿的初步成功得益於他們打造了壹個"俱樂部"的概念,將無聊猿NFT定位為參與者進入"富人俱樂部"的門票。

作為俱樂部的"會員",不僅擁有完全的無聊猿NFT所有權,還可以將其用於商業變現。例如,中國品牌李寧曾購買無聊猿NFT,並將其形象印在服裝上進行銷售;全球音樂巨頭環球音樂旗下的Web3廠牌則通過無聊猿打造了壹支虛擬樂隊。

NFT市場最近遭遇了嚴重的下滑,即使作為領先者的無聊猿藝術俱樂部(Bored Ape Yacht Club,BAYC)也難以幸免,其地板價已降至30 ETH以下。整個NFT市場總市值下跌了79.35%。觀察人士認為,為了吸引更多用戶,NFT需要更加實用,將其與線下粉絲經濟和會員權益相結合。然而,目前NFT市場處於壹個停滯期,需要找到全新的突破口。Bored Ape Yacht Club試圖通過創造俱樂部概念,使持有者擁有絕對所有權並能夠商業變現,但在熊市中並未取得良好效果。當前NFT市場面臨價格下跌的嚴峻形勢,各方正在探索市場復蘇的途徑。

此外,無聊猿NFT持有者還能享受各種空投福利,例如在Yuga Labs推出無聊猿衍生系列變異猿NFT時,向無聊猿用戶進行了空投,而兩種NFT的持有者都得到了無聊猿代幣APE的空投。對於許多無聊猿持有者來說,擁有這些NFT是壹種身份象征,代表著他們在Web3世界中的上流社會和潮流先鋒。

在後續的運營過程中,Yuga Labs還打造了OtherSi誒e元宇宙,作為BAYC持有者的另壹項特權,為他們提供了虛擬地塊。今年2月,Yuga Labs推出了類似《神廟逃亡》的遊戲Dookey Dash,參與該遊戲需要持有通行證NFT,最初只有持有BAYC和其他Yuga系列NFT的用戶才可以免費領取通行證。

可以說,Yuga Labs嘗試了各種方式為BAYC增加附加價值,但仍無法阻止無聊猿NFT價格的下跌。

壹位資深的NFT玩家指出,無聊猿的嘗試仍未擺脫個人頭像(PFP)壹類的老舊敘事,即BAYC在所有場景中更有核心意義的是作為身份象征,而缺乏實際的場景應用價值。盡管無聊猿自己創建了遊戲、元宇宙等場景,但由於這些項目需要相當高的資金參與門檻,導致了與外部世界的隔離,生態的活力難以提升。

Cobo錢包聯合創始人毛世行(神魚)最近表示,當前NFT正處於壹個泡沫破滅和敘事邏輯重構的階段。下壹步,NFT需要找到除了個人頭像之外的新敘述邏輯和實際應用場景,也許是與線下粉絲經濟和會員權益相結合的方案,這將帶來大量新用戶的參與。

從神魚的觀點來看,賦予NFT實用性,讓其不僅僅是藝術品和身份象征,是解決當前困境的壹個方向。

此前,星巴克嘗試將NFT與會員權益相結合,走的是“實用派”路線,在星巴克NFT市場,用戶可以直接使用信用卡購買NFT,並以此參與線上咖啡制作教學、購買藝術家聯名商品,還可以受邀參加Starbucks Reserve Roasteries等獨家活動。目前,星巴克已吸引了超過100萬會員和合作夥伴的加入。

此外,還有粉絲們希望未來的NFT能成為明星粉絲的權益通證,例如持有周傑倫粉絲NFT的人可以優先購買演唱會門票,享受與明星近距離接觸等特權。只有當NFT在現實世界中找到落地場景時,人們才會有購買和持有的需求。

在加密投研機構LD Capital看來,RWA(現實世界資產)型NFT也可能成為破局之道。RWA代表現實世界資產的數字化,借助區塊鏈技術的不可篡改性,將房產、汽車、珠寶等現實資產映射到區塊鏈上,生成相應的數字資產,從而提高其流動性和金融屬性。

最近,有加密行業的KOL透露,壹位借款人將百達翡麗手表抵押給第三方托管公司,隨後該公司發放了代表實物所有權的NFT。該借款人通過在區塊鏈上使用NFT進行抵押借貸,實現了現實世界資產借貸數字資產的場景。

在NFT市場陷入停滯時,Web3行業似乎需要新的敘事來推動NFT的發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