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Shapella升級是構建加密原生貨幣係統的第一步?

這幾天我們反複聽到 Shapella 升級的概念。

實際上它可以被分為執行層的 Shanghai(上海)升級,以及共識層的 Capella 升級。

以太坊迎來了曆史性時刻,通過啟用提款,ETH 持有者現在可以保留抵押品的流動性,並避免複雜的稅收爭議和潛在的監管難題。同時,升級也意味著以太坊朝建立加密原生貨幣係統邁出了巨大的一步。本文將探討 Shapella 如何為加密貨幣市場帶來更多機會,並促進去中心化的網絡安全。

去年九月份,以太坊開發者實施了合並(Merge)方案,將原始的工作量證明(PoW)共識層替換為流動性質押信標鏈,將 ETH 發行量減少了 88%,能源消耗降低了 99.95%。

合並後,以太坊由質押者(Stakers)而不是原來的礦工來保障網絡安全。

每個質押者在信標鏈上發布 32 ETH 的保證金來存儲網絡數據、處理交易並添加塊,並獲得 Ether 獎勵以維護網絡的安全。然而,這些質押者一直無法從信標鏈上提取已累積的共識層獎勵或著提出他們最初抵押的 32 ETH 。而這種模式今天將會被改變。

隨著 Shapella 釋放了這麼大量的 ETH, Twitter 上的加密話題充斥著對短期市場價格預測。然而,資金流動及其對價格的影響僅僅隻是其中一部分的故事。

今天,我們來看看為什麼你應該關心 Shapella 升級:

大規模去風險化

質押正在進行大規模的去風險化,互聯網債券時代已經到來,加密貨幣將永遠不會再是原來的樣子了。

Solo staking 和 staking-as-a-service (SaaS) 使加密貨幣參與者能夠在 ETH 上產生收益,但用戶的抵押品仍然被鎖定,無法出售或轉移。

流動性質押衍生品(LSDs),包括 Lido 的 stETH 和 Coinbase 的 cbETH,旨在解決這種缺乏流動性的問題。目前 LSDs 總價值已經超過了 145 億美元,並且讓 ETH 持有者在保留抵押的 ETH 的流動性的同時獲得收益。

對於許多以太坊用戶而言,流動性質押衍生品已經成為事實上的流動性質押方法,LSDs 占所有 ETH 流動性質押總量的 42%。

儘管 LSDs 改善了流動性,但這些工具在流行中被誤解為像穩定幣一樣與 ETH 保持 1:1 的錨定。但是,LSDs 本質上可以比基礎的 ETH 抵押品更缺乏流動性。

這一缺陷在信用緊縮期間得到了充分展示。自 2022 年 5 月開始,三箭資本和 Celsius 的 stETH 頭寸清算期間,stETH 在接下來的一個半月時間裡價格偏離了 6%,為 LSD 持有人創造了信心危機。由於無法提款,這些持有人隻能依靠承諾最終未來的可贖回性來維持錨定。

稅務難題

流動性質押衍生品還給許多專業機構投資者帶來了許多稅務和監管難題。以 Lido 的 stETH 為例,這是最常用的流動性質押衍生品,占據了 ETH LSD 市場的 74%,它是一種重新調整基準(Rebase機製) 的代幣,並且每次重新調整基準時都會為其持有人創建一個應稅事件。對於關注稅收的投資者來說,這不是一種可行的選擇。

雖然投資者可能認為 ETH 是商品,但對於許多形式的流動性質押而言,這個結論不容易被同意。

許多加密貨幣交易所、去中心化協議和 SaaS 提供商彙集流動性質押回報,以為投資者提供穩定的收益。這賦予了它們類似於證券的性質,而將它們定性成證券,正是 SEC 在他們最近與 Kraken 達成的和解中極力想避免的。

進一步讓監管麵臨混亂局麵的是,像 Lido 和 RocketPool 這樣的協議之前已經選擇並繼續激勵他們 LSDs 上的流動性。可以認為這些激勵措施進一步賦予了衍生品證券性質,因為維持錨定部分依賴於代幣發行。

解決方案

自信標鏈創立以來,SaaS 和獨立流動性質押解決方案,是 ETH 持有者尋求保留抵押品流動性的可行選擇。這隻需要兩個以太坊改進提案(EIP)和一次以太坊硬分叉即可實現。啟用提款將改變旁觀機構和那些態度強硬的覺得“如果我不掌控私鑰,就不掌控資產”的用戶所麵臨的遊戲規則。

正如一家倫敦流動性質押公司的首席技術官所說,機構終於能夠在保留控製的同時獲得抵押品流動性,不再必須與稅務人員爭論。

現在,避免複雜的稅收困擾和潛在的 SEC 監管動作——同時在協議層麵上獲得無風險收益並保留抵押的ETH的流動性——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容易。今天的升級不僅提供了LSD解決方案之外的流動性,還允許市場開始重新分配權益並削弱 Lido 對驗證者集 31% 的巨大控製權。

Shapella 賦予了質押者力量,並是進一步促進網絡安全去中心化的關鍵步驟。

互聯網債券

人們長期以來一直將以太坊流動性質押與傳統金融中的固定收益工具進行類比。

質押者提供 32 ETH 作為抵押品(本金),並獲得獎勵(利息)。這種關係不依賴於任何一方償還貸款的能力,而是由以太坊未來的經濟活動,也就是費用收入所支持。本質上,以太坊上的流動性質押是一種永久存在且冇有違約風險的工具。

走向市場

Shapella 的另一個好處是讓以太坊變得更加市場化

在傳統金融市場中,貸款利率通常被計算為超過無風險利率的點差(通常由美國國債收益率表示)。

無風險利率和借貸成本之間的差距旨在捕捉把錢借給除美國政府以外的借款人, 所帶來的額外風險(特彆是違約風險)。國債每天交易,收益率受供求力量影響,交彙於市場利率。遺憾的是,儘管具有幾乎零的違約風險(類似於美國國債),ETH 流動性質押的收益率未能成為加密貨幣的無風險利率,因為它冇有達到市場利率的水平。

網絡支付給以太坊的收益率取決於2個重要因素:驗證者數量和產生的費用。隨著驗證者數量的增加,費用分配給越來越大的驗證者集合,降低了某些給定節點的預期收入,但同時也得到更高的 ETH 發行率的補貼。

目前,市場隻能對 ETH 流動性質押機會的吸引力上升做出反應: 當 ETH 持有者看到流動性質押的收益率相對於其他收益來源變得更有吸引力時,更多的市場參與者願意進行流動性質押。理論上,市場通過增加驗證者數量來響應有吸引力的流動性質押獎勵,從而消除臨時的套利機會。

迄今為止,我們無法對流動性質押的相對吸引力下降做出反應,導致在區塊需求有限或引人注目的投資替代方案出現時,收益率會人為降低。資本轉移不是流動性質押的選擇;在 Shapella 之後,這種動態發生了變化。質押者現在可以將他們的 32 ETH 從信標鏈提取出來尋找收益, 或選擇在無風險利率不再足夠吸引人時撤離。

由於 PoS 共識的限製,必要的提款和退出排隊機製, 限製了從流動性質押中的快速流出。類似的機製存在於傳統金融中,例如"熔斷"出現時, 會在預定義的範圍內停止資產交易。雖然不是完美的“市場利率”,但是通過 Shapella,以太坊已經邁出了成為互聯網債券的最後一步。

“錢值多少?”是金融的基礎問題,而無風險收益率是該係統的支柱。Shapella 將以太坊的流動性質押收益率轉化為更接近市場無風險利率的東西。

如果 ETH 要成為一種貨幣,擁有類似於美國國債的原生無風險利率,作為貸款定價和金融估值的基石,將在促進采用方麵有很大的幫助,特彆是在吸引金融專業人員和機構投資者方麵。

曆史性時刻

忘掉流量吧,在長期內,啟用提款將為許多加密貨幣市場參與者提供一個主要的降低風險的手段,這些參與者認為 LSDs 根本不夠用。

無論即時發生什麼,今天都將成為加密貨幣曆史上的關鍵時刻:自信標鏈推出以來,以太坊的 Shapella 升級代表著它朝建立加密原生貨幣係統的邁出了重要一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