逆向代購2.0|01直擊新興「逆向團購」一條龍跨境外賣直送皇后山

香港通關後,港人「報復式」外遊及北上消費熱潮,影響本地消費疲弱。而港人鍾情北上的程度,加上內地物價較低,已經連日常外賣都要從深圳買回來,甚至衍生新興「逆向代購」服務,網上常見有人聲稱收費代為「跑腿」,可從內地帶外賣回港,送到港鐵沿線。在這種新消費模式下,本港不少餐廳及商舖生意大跌,接連出現「倒閉潮」,更連買外賣的市民都減少了,令很多外賣員叫苦連天。

不過,《香港01》發現,「逆向代購」已經迅速進化至「逆向團購」,有人乘着這股「逆向」熱潮,經營一條龍跨境送外賣上門生意,以客貨車直送內地食品至粉嶺皇后山,為大批北區居民服務,每晚吸引數十戶人排隊等外賣,在屋邨上演「夜繽紛」,連本地外賣員都搖頭嘆道:「內地啲外賣咁平,如果發展到運送全港各區,真係會搶晒我哋生意!」究竟這門生意是如何運作?《香港01》為大家展開深入追蹤。

粉嶺皇后山邨每晚都有數十名居民在皇順樓地下排隊等候領取內地外賣,蔚為奇觀。(林靄怡攝)
運送跨境外賣的客貨車,每晚準時駛到粉嶺皇后山邨皇順樓地下,司機分派外賣予居民。(林靄怡攝)
運送跨境外賣的客貨車,每晚準時駛到粉嶺皇后山邨向大批在排隊等外賣的居民派餐。(廖雁雄攝)
運送跨境外賣的客貨車,每晚準時駛到粉嶺皇后山邨向大批在排隊等外賣的居民派餐。(廖雁雄攝)
運送來港的一袋袋內地外賣食品,都會以大膠箱密封運載。(林靄怡攝)

疫情之後,港人北上消費成熱潮,甚至連日常外賣都要從深圳買回香港,近月在網上社交平台充斥大量「逆向代購」宣傳貼文,聲稱可提供代買內地外賣的「跑腿」服務,由香港過關至深圳各大口岸,再運送外賣回港至各區港鐵沿線交收,一般收費至少要30元以上跑一趟,還要視乎食品數量和包裝大小。

社交平台充斥大量逆向代購宣傳帖文,提供收費「跑腿」服務,可代買及代取內地外賣食物回香港交收。(小紅書圖片)
社交平台充斥大量逆向代購宣傳帖文,提供收費「跑腿」服務,可代買及代取內地外賣食物回香港交收。(小紅書圖片)
社交平台充斥大量逆向代購宣傳帖文,提供收費「跑腿」服務,可代買及代取內地外賣食物回香港交收。(小紅書圖片)
社交平台充斥大量逆向代購宣傳帖文,提供收費「跑腿」服務,可代買及代取內地外賣食物回香港交收。(小紅書圖片)
社交平台充斥大量逆向代購宣傳帖文,提供收費「跑腿」服務,可代買及代取內地外賣食物回香港交收。(小紅書圖片)

不過,《香港01》發現,這種逆向代購模式經已迅速進化升級。有人藉着逆向代購熱潮,經營一條龍跨境送外賣上門生意,每天由蓮塘口岸運送內地外賣食品過關來港,並以客貨車運送至用家手上,主要服務新界北區及粉嶺皇后山,深受居民歡迎,每晚都有數十人在邨內提早排隊等外賣,蔚為奇觀。

《香港01》展開深入追蹤,了解到該最新購物方式的運作。首先提供服務的團隊包括司機與兩女一男助手,他們最初透過社交平台宣傳,吸引居民加入指定通訊群組,現時幾個群組已累積了近千人。據了解,有關服務對象主要為粉嶺皇后山居民,即包括皇后山邨和山麗苑,另有一些住在皇后山周邊的新界北區居民。

如要請團隊提供服務,需先加入群組,內有入群須知,列明訂購方式及交收時間和地點。(群組截圖)
群組須知列明團隊的收費,較市面的跑腿收費便宜。(群組截圖)
如要使用團隊服務,在確定訂購食物當天的早上,先透過群組內的小程式取籌號。(群組截圖)
該團隊在群組內聲稱自今年4月開始提供服務,運作至今快將半年。(群組截圖)

居民如要訂購外賣,必須先加入群組,由於服務人數有限,若確定要買深圳外賣當天,早上8時許便要透過群組內的小程式提早領取籌號。此服務是要自行訂餐,所以需事先下載內地外賣平台「美團」或「餓了麼」的手機程式,然後可以細想訂購哪些食品。如果不懂如何下訂單,可以觀看團隊提供的教學影片跟着落單,又或者請團隊幫忙落單,但需加收服務費。

《香港01》追蹤當日,運送團隊的客貨車於下午5時從粉嶺皇后山出發。(李振邦攝)
記者追蹤運送團隊的客貨車前往香園圍口岸。(李振邦攝)

大約下午5時,司機駕駛客貨車載同助手們由皇后山出發,此時差不多截訂餐人數,如還未取籌便要急忙動手,同時要盡快落單訂餐,必須安排餐點於傍晚6時前,送抵指定的蓮塘口岸商業城內一個快遞服務站作為收集點。

運送團隊大約傍晚5時半抵達蓮塘口岸商業城。(林靄怡攝)
記者直擊蓮塘口岸商業城內的快遞服務站內,早已有大批外賣食品放在櫃台。(林靄怡攝)
記者直擊蓮塘口岸商業城內的快遞服務站內,早已有大批外賣食品放在櫃台。(林靄怡攝)
記者直擊蓮塘口岸商業城內的快遞服務站內,多位內地外賣小哥陸續送餐過來,由職員代為收集。(林靄怡攝)
記者直擊蓮塘口岸商業城內的快遞服務站內,多位內地外賣小哥陸續送餐過來,由職員代為收集。(林靄怡攝)
記者直擊蓮塘口岸商業城內的快遞服務站內,多位內地外賣小哥陸續送餐過來,由職員代為收集。(林靄怡攝)

當天下午,記者提早在該個快遞服務站等候,當時已經收集了許多外賣食品放滿櫃枱,又有多位外賣小哥輪着送餐過來,職員會逐一幫忙收集。約傍晚5時半,司機與兩名男女助手終於來到。現場所見,他們分別用手推車載着6個有蓋可密封的大膠箱前來,很大陣仗似的。其間,記者發現仍然有多名內地美團的外賣小哥不斷送餐過來,顯然那些外賣食物數量頗多,還未齊全。

傍晚時份,《香港01》直擊運送團隊抵達蓮塘口岸商業城的快遞服務站,男司機與女助手推來6個有蓋大膠箱,將收集到的外賣食品放入箱內。(林靄怡攝)
傍晚時份,《香港01》直擊運送團隊抵達蓮塘口岸商業城的快遞服務站,男司機與女助手推來6個有蓋大膠箱,將收集到的外賣食品放入箱內,其間仍有外賣小哥不斷送來外賣餐點。(林靄怡攝)
傍晚時份,《香港01》直擊運送團隊抵達蓮塘口岸商業城的快遞服務站,男司機與女助手推來6個有蓋大膠箱,將收集到的外賣食品放入箱內。(林靄怡攝)
傍晚時份,《香港01》直擊運送團隊抵達蓮塘口岸商業城的快遞服務站,男司機與女助手推來6個有蓋大膠箱,將收集到的外賣食品放入箱內,其間仍有外賣小哥不斷送來外賣餐點。(林靄怡攝)
司機與兩名男女助手將大批外賣食品塞滿6個大膠箱後,先後過關至香港跑第一趟。(林靄怡攝)
女助手推着兩大箱食物掃黑碼準備過關。(香港01記者攝)
兩名男女助手推着四大箱食物準備過關。(香港01記者攝)
司機和兩名男女助手將6大箱內地外賣食物推回來香港,先搬上客貨車車尾。(林靄怡攝)
兩名女助手再推着多個大膠箱往蓮塘口岸跑第二趟取餐。(林靄怡攝)

司機與助手們將首先收集到的外賣食物放滿入6個大膠箱,然後推着膠箱,先行出發跑第一趟。記者緊隨他們從蓮塘口岸商業城一直過關至香港的香園圍口岸,他們將所有外賣食品先放上客貨車,讓留守車上的一名女助手整理過後,一行人又過關返回蓮塘口岸,繼續第二趟取餐。由於當晚餐點數量較多,他們總共取走超過10箱食物,至晚上約7時才出發去前往皇后山邨,整個取餐過程歷時約兩小時。

當晚大約7時,大批居民早已在皇后山邨皇順樓地下等候領取外賣。(廖雁雄攝)
當晚大約7時,大批居民早已在皇后山邨皇順樓地下等候領取外賣。(廖雁雄攝)
當晚大約7時,大批居民早已在皇后山邨皇順樓地下等候領取外賣。(廖雁雄攝)
當晚大約7時,大批居民早已在皇后山邨皇順樓地下等候領取外賣。(廖雁雄攝)

至於在皇后山邨方面,早於傍晚6時許,有不少心急取餐的居民來到皇順樓地下等候。至大約7時15分,運送團隊的客貨車終於抵至,上址已有數十名居民在排隊等候取餐,當中不乏家長帶小朋友玩耍過後,一同在樓下輪候,也有不少居民是穿着睡衣或街坊裝,十分悠閒隨意,完全是日常生活模式。

團隊到達後,司機熟練地從車尾抬出多箱外賣食物。(廖雁雄攝)
團隊到達後,司機熟練地從車尾抬出多箱外賣食物,多名居民在排隊耐心等候。(廖雁雄攝)
團隊到達後,司機熟練地從車尾抬出多箱外賣食物。(廖雁雄攝)
團隊到達後,女助手熟練地協助從車尾抬出多箱外賣食物。(廖雁雄攝)
派餐時,司機核對居民的手機訂購內容。(廖雁雄攝)
司機為居民逐一派發外賣食物。(廖雁雄攝)
居民只需準時到住所樓下排隊,便可領取從深圳訂購回來的外賣食物,價錢較香港便宜許多,而且款式繁多,各人取餐時都很滿意。(廖雁雄攝)
居民只需準時到住所樓下排隊,便可領取從深圳訂購回來的外賣食物,價錢較香港便宜許多,而且款式繁多,各人取餐時都很滿意。(廖雁雄攝)
居民所買的內地外賣食物種類繁多。(廖雁雄攝)
居民所買的內地外賣食物種類繁多。(廖雁雄攝)

司機與助手下車後,十分熟練地從車尾抬出一箱箱外賣食品,為排隊的居民順序派餐。記者所見,各人買的外賣食品種類繁多,但最多人買的是原隻北京烤鴨、串燒燒烤及「奈雪的茶」手搖飲品。其中一名居民馮先生表示,買內地外賣食物,純粹是貪方便。約20分鐘後,司機駕駛客貨車到尾站山麗苑繼續派送餘下食品,便完成一天的派餐任務。

據了解,該團隊每日有約60至70位顧客取籌號,以每人運送收費大約50元來粗略計算,每天單次跨境取餐至送餐約3小時的過程,估計共可賺取3,500元營業額。而團隊還會不定時再提供其他「快閃」送遞及訂餐服務,利潤可觀。

《香港01》進行實測,逆向訂購內地外賣送到香港,四間餐廳的食物包裝都整齊潔淨,酸菜魚(左一)用環保袋載着,燒烤(左二)與烤鴨(右二)分別有保溫袋盛載,砂鍋粥(右一)是原煲送來。(廖雁雄攝)
花蟹砂鍋粥以砂鍋盛載原煲上,從深圳過關直送到香港。(廖雁雄攝)
記者收到烤鴨外賣時仍是暖的,包裝完好又沒有翻瀉。(廖雁雄攝)
內地燒烤店所賣的燒烤海產類,價錢較香港的串燒店便宜至少兩倍。(廖雁雄攝)
收到的串燒外賣雖有保溫袋載着,但很快已冷掉。(廖雁雄攝)
《香港01》進行實測,逆向訂購內地外賣送到香港,收到時所有外賣包裝都是完好,而且沒有翻瀉。(廖雁雄攝)
內地外賣一客酸菜魚只需30多元,對比香港便宜至少兩倍。(廖雁雄攝)

《香港01》進行測試,同樣從內地美團訂購外賣,再經由該團隊運送收貨。當我們收到外賣時,全部食物都是完好且沒有翻瀉,而內地外賣的包裝都很乾淨整潔,其中酸菜魚用環保袋載着,串燒與烤鴨都有使用保溫袋盛載,砂鍋粥更是整個砂鍋原煲上,相當震撼,相信在香港較難找到這類原煲外賣的砂鍋粥。

至於價錢方面(全部以港元計算),其中老壇酸菜魚只需30多元;全隻北京烤鴨連鴨架和配料,只需約100元;花蟹砂鍋粥連內地配送費共120多元,訂購自四間餐廳的菜式連運送來香港的逆向代購運費,總共約520元。相對於香港的食肆,可能單是全隻北京烤鴨已索價500元或以上。

自港人熱愛北上消費,香港有不少食肆經常出現門可羅雀情況。(夏家朗攝)
自港人熱愛北上消費,香港有不少食肆經常出現門可羅雀情況。(夏家朗攝)

皇后山每晚都上演「夜繽紛」,然而,香港不少行業仍未見起色,尤其零售業及飲食業,近月常見各區食肆商舖倒閉,而與食肆息息相關的外賣行業,疫情時非常風光,現時卻要過着等單的日子,令很多外賣從業員叫苦連天。

女外賣員Winnie形容:「以前啲單(外賣訂單)密到,你係唔會驚冇單,唔使喺條街度等單,係一上線就即刻有單,最少只係10分鐘冇單,或者15分鐘,唔會差到有時等咗成半個鐘、或者等成9個字都冇單。」(夏家朗攝)
疫情時入行的女外賣員Winnie向《香港01》表示,自通關後,很多港人北上或外遊,留港消費的人數大減,連外賣訂單都愈來愈少。(夏家朗攝)
外賣員Winnie稱:「以前閒閒哋一日都有40張、30張單,𠵱家有20幾張單已經好好喇,有時差到得返10幾張單都試過。」(夏家朗攝)
外賣員Winnie稱:「以前閒閒哋一日都有40張、30張單,𠵱家有20幾張單已經好好喇,有時差到得返10幾張單都試過。」(夏家朗攝)
外賣員Winnie稱:「以前閒閒哋一日都有40張、30張單,𠵱家有20幾張單已經好好喇,有時差到得返10幾張單都試過。」(夏家朗攝)
Winnie指就算現時KeeTa(香港美團)在本港多區投入服務,但外賣訂單量不太多(夏家朗攝)
Winnie指就算現時KeeTa(香港美團)在本港多區投入服務,但外賣訂單量不太多。(夏家朗攝)

疫情時入行的女外賣員Winnie向《香港01》表示,自通關後,很多港人北上或外遊,留港消費的人數大減,連外賣訂單都愈來愈少,她形容:「以前啲單(外賣訂單)密到,你係唔會驚冇單,唔使喺條街度等單,係一上線就即刻有單,最少只係10分鐘冇單,或者15分鐘,唔會差到有時等咗成半個鐘、或者等成9個字都冇單。」

她續稱:「以前閒閒哋一日都有40張、30張單,𠵱家有20幾張單已經好好喇,有時差到得返10幾張單都試過。」她稱疫情時每日可穩賺逾千元,現在則要碰運氣,最差試過只有約400元,現平均月入萬多元,較疫情時大跌約四成。

她又指,很多行家都明白現時經濟不景,很多人為了省錢,寧願留在家中煮飯,但總有「無飯」家庭及慣常訂外賣的市民,偏偏連這些市民的數目都大減。直至Winnie跟隨記者到皇后山邨直擊數十人排隊等外賣的震撼場面,她終於了解到可能是被內地外賣搶去本地外賣生意。

女外賣員Winnie當天晚上隨記者到皇后山邨直擊團隊派餐場面,她才知悉有逆向團購跨境送餐,又如此深受居民歡迎。(廖雁雄攝)
女外賣員Winnie當天晚上隨記者到皇后山邨直擊團隊派餐場面,看見大批居民提早在地下等候取外賣,令她感到譁然,笑言:「好少見到咁大班人集體買外賣。」(廖雁雄攝)
好少會見到咁大班人集體買外賣,通常係自己喺屋企叫外賣,但呢種類似團購咁嘅形式都幾特別。但係啲人去買晒深圳啲嘢食,就會變咗香港啲外賣少咗人食囉! —— 香港女外賣員Winnie
粉嶺皇后山邨每晚都上演「夜繽紛」,有大批居民在地下等候取跨境外賣。(林靄怡攝)
粉嶺皇后山邨每晚都上演「夜繽紛」,有大批居民在地下等候取跨境外賣。(林靄怡攝)

她又稱,過往從未聽聞逆向代購,這是首次見識到,沒想過會有如此多人排隊。

感覺好新鮮同好熱鬧,成班人喺度排隊等外賣,連唔知咩事嘅人都會問,到底點解會有咁多人排隊?到底發生咩事?原來係買外賣,喺九龍區真係從未見過。 —— 香港女外賣員Winnie
Winnie試食過各款外賣食物,認為砂鍋粥(右一)最驚喜,烤鴨和酸菜魚的味道不俗,唯獨串燒冷掉了,差了少許。(廖雁雄攝)

Winnie試吃過該些外賣食物後,覺得食物質素不俗,她稱:「唔會覺得好難食或者啲嘢食全部都凍晒,嗰啲砂鍋粥都唔錯,成個砂鍋咁送嚟畀你,所以都保持到溫度,仲有啲片皮鴨質素唔錯,比想像中好食,係串燒差咗啲,好似有少少凍咗,可能因為運送時間比較耐。」記者問她覺得內地外賣的優勢是甚麼?Winnie二話不說即回應。

(內地外賣)優勢就係啲嘢食便宜啦,仲有如果你想食多啲唔同款式食物,內地外賣真係有多啲選擇,香港可能食來食去都係嗰啲餐廳,食得多都唔想再食。 —— 香港女外賣員Winnie

Winnie不諱言,只要食物價格及運費不太高昂,已能吸引很多港人去嘗試,因為香港無論食材或外賣員的成本都較內地高很多,本地外賣平台的運費動輒要20多元起,若「逆向代購」或「逆向團購」這門生意發展至運送全港各區,真的很有可能會搶走香港一半外賣生意。

蓮塘口岸商業城內有不少港人專程來買食物及外賣回港,市民必須審慎考慮運送時間會否過長而令食物溫度改變,甚至變壞。(林靄怡攝)
跨境外賣食品經過一段長時間送運,市民需要小心謹慎留意潛藏的食安風險。(林靄怡攝)
跨境外賣食品經過一段長時間送運,市民需要小心謹慎留意潛藏的食安風險。(林靄怡攝)
蓮塘口岸商業城內有不少港人專程來買食物及外賣回港,市民必須審慎考慮運送時間會否過長而令食物溫度改變,甚至變壞。(林靄怡攝)
蓮塘口岸商業城的商店外有多名港人排隊等候買外賣食物回港。(林靄怡攝)
蓮塘口岸商業城內有不少港人專程來買食物及外賣回港,市民必須審慎考慮運送時間會否過長而令食物溫度改變,甚至變壞。(林靄怡攝)
蓮塘口岸商業城內有不少港人專程來買食物及外賣回港,市民必須審慎考慮運送時間會否過長而令食物溫度改變,甚至變壞。(林靄怡攝)
蓮塘口岸商業城內有不少港人專程來買食物及外賣回港,市民必須審慎考慮運送時間會否過長而令食物溫度改變,甚至變壞。(林靄怡攝)
蓮塘口岸商業城內有不少港人專程來買食物及外賣回港,市民必須審慎考慮運送時間會否過長而令食物溫度改變,甚至變壞。(林靄怡攝)
蓮塘口岸商業城的商店外有多名港人排隊等候買外賣食物回港。(林靄怡攝)
蓮塘口岸商業城的商店外有多名港人排隊等候買外賣食物回港。(林靄怡攝)

對於港人興起「逆向代購」外賣,浸會大學生物系教授黃港住向《香港01》表示,假設該些外賣食物在深圳的製作和運送過程並沒問題,理論上如果經過烹調的食物仍是熱的,裏面不會有些微細菌,但問題是若包裝處理得不好,即有可能被外來細菌入侵,加上由內地運送來香港經過一段長時間,食物的溫度可能由攝氏80多度下跌至30多度、甚至20多度,此溫度適宜細菌滋生,在此情況下,食物安全風險相對變高,可能會出現大腸桿菌及李斯特菌等,若是冷凍食物變暖,則可能有沙門氏菌。

至於該些食物在經過安檢時被X光機照過,黃港住認為不會影響食物安全,基本上X光是高能量的輻射,其實照過外賣食物,理論上是不會有殘留放射性物料的問題出現,亦不會有殘餘輻射在內。

最後再提醒大家,光顧跨境餐飲代購服務始終會有風險,若要使用此類服務,事前緊記要考慮清楚後果。

「01心意」與過百慈善團體攜手籌款,讓社區變更美好。立即援助基層弱勢!
This is a companion discussion topic for the original entry at https://hk01.com/sns/article/946226